《师父!我要跳舞了》入学检测 王晨艺濒临崩溃

时间:2020-05-22 | 编辑: itedou | 来源:爱特豆

摘要:在街舞教学过程中,王晨艺再次陷入崩溃边缘,而韩宇和余衍林则呈现出两种不同的教学风格,教育小孩究竟需要严厉还是鼓励,引发网友热议。


由优酷、灿星联合出品,皇家美素佳儿冠名的少儿街舞成长秀《师父!我要跳舞了》昨日正式开课。入营第二日,萌娃们迎来了首次分班检测,个个秀硬核舞技,惊艳众人。在街舞教学过程中,王晨艺再次陷入崩溃边缘,而韩宇和余衍林则呈现出两种不同的教学风格,教育小孩究竟需要严厉还是鼓励,引发网友热议。

520萌娃比心师父告白父母,以热爱之名追逐街舞梦想

在“520”这个充满爱的日子里,萌娃们大胆告白,对着镜头向自己的父母表达爱意。俗话说,“一日为师终身为父”,向父母告白之后,萌娃们也不忘对三位街舞师父比心,以表敬爱之情。

对于来到训练营的孩子们来说,街舞无疑是当下他们的热爱,他们正在用炽热的脚步,丈量出梦想的距离,奔赴未来。此次官方发起的活动旨在呼吁大众,在520这天,除了爱情,也不要忘记亲情、师生情以及对梦想的热爱之情。对此网友们称:“这是520我看到的最有爱的表白。”

萌娃舞技硬核个个实力派,分班摸底考变成萌娃街舞秀

秉持着对街舞的热爱,萌娃们对待入营的第一次分班摸底考分外认真,给师父和观众们都带来了巨大惊喜。第一个上场的小小杨前一秒还想着要吃鸡腿,音乐一响,瞬间入戏,街舞动作干净利落,奶萌中透着帅气,帅气里带着点俏皮,萌翻众人。waacking“歌后”张恩舒外表是个软萌小公主,表演前还有一些羞涩,然而一旦投入街舞中,秒变高冷,气场全开,连王晨艺都表示“被恩舒帅到了”。

还有年仅6岁半的B-boy柯老三,连“年龄”是什么意思都还没有搞明白,跳起地板舞却丝毫不在话下,用头顶地旋转、做大回环,动作一气呵成。另外一位B-boy小雨崔圣雨,在第一期和余衍林的battle中就已经展示出了不凡的breaking功底,此次考核依然稳定发挥,多次用拳头做大回环,韩宇表示这样的动作连成年人都很少能做到,余衍林更是惊到忍不住调侃:“你昨天battle的时候是不是想给我面子?”虽然仅仅是个分班摸底考,萌娃们强劲的实力让不少网友大呼:“这小孩也太硬核了吧。”

师父教学风格迥异,严厉教育VS鼓励教育引讨论

分班考核结束,萌娃们被分成了三个班,韩宇主教身体开发,余衍林主教乐感,王晨艺主教律动。虽然萌娃们功底不错,但上起课来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。带领团队拿下多个齐舞大奖、曾经也做过舞蹈教师的王晨艺,一上来就面临了职业生涯的两大挑战:先是小雨和柯老三两个B-boy律动感较弱;接着是刘洋和小雨因为一个编舞动作发生分歧,请求王晨艺调解。虽然王晨艺一度崩溃大喊“太难了”,但好在最终都巧妙地化解了难题。

素有“哥斯拉”之称的韩宇课堂要求自然十分严格,带着萌娃学员们一遍遍练习动作,期间不断纠正:“脚用力,用力!”听到有人喊“累”,韩宇说到:“跳舞没有不累的。”而在随后的街舞课间操编舞过程中,小小杨偷懒被韩宇撞个正着,加之团队排练动作散漫不齐,韩宇再次冷酷上线。对此韩宇表示其实只是想“吓唬”他们,立规矩是为了保护他们,让他们更加自律。这一招着实奏效,萌娃们立马认真起来,动作也到位了许多。

另一边,“孩子王”余衍林的课堂完全换了一种画风,为了让孩子们体会好乐感,余衍林用不同乐器或玩具随机敲打一个音节,让孩子们跟着自己的感觉做街舞动作,并及时给予肯定和鼓励。面对这种玩乐式学习,萌娃们纷纷表示喜欢。网友们也为余衍林师父的教学方式点赞,称“童年欠我一个付老师”。与此同时,社交平台上围绕着“教育小孩需要严厉还是鼓励”也展开了热烈讨论,不少网友认为应该刚柔并济,因材施教,既需要开放式教导,也需要严厉教学,这样孩子们能更认真更热爱。

下期节目中,《这!就是街舞》第二季总冠军叶音惊喜空降,将带来怎样精彩的街舞教学?又会和萌娃们碰撞出什么样奇妙的化学反应?下周四中午12点,锁定优酷,独家精彩呈现。


免责声明: 文章如果来源是转载,内容的真实性未经核实,与爱特豆无关。如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有误,请联系本站做编辑和删除处理,文章仅作参考。

关注爱特豆:
扫描下载APP
发布活动、参加活动,
影视类活动抢票神器!
关注订阅号
随时查看影视最新资讯
权威,及时,有情怀!
相关文章:
评论一下

24小时客户服务热线: 010-57205690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kefu@itedou.com
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注册入口 | APP下载 | 寻求报道

Copyright © 2015-2019 爱特豆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北京爱特豆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   京ICP备15044288号   京网文[2018]4740-381号

X